蓝玉

美队的胸Σ(|||▽||| )我也想摸

生活很残酷,你不能逃避,当你面对生活,摸爬滚打之后认识到生活的残酷时,你依然要热爱生活!——雷欧奥特曼

尼亚异界游


  尼亚有意识时,她发现自己正以蜷曲的姿势缩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中。
  很黑,她摸了摸四周,囚锢着她的好像是个铁笼,网眼极细,只能伸进两根手指,所以没办法挑开罩着笼子的黑布。
  尼亚试着回想她是如何跑到这里的,她完成任务以后不是睡在飞船里么?难道飞船出了什么事故?她眯了眯眼心想着等力气恢复了就轰杀出去!
  尼亚在笼子里上下摸摸,确定她除了保持蜷缩的姿势外根本连动都动不了,而且这个地方好像有某种东西一般让她根本没法运气,以至于她一时间没法脱困,所以她很难受,但是却还能够忍受。
  外面有些奇怪的声音,叽叽咕咕的,尼亚猜不出是什么,宇宙中有着太多的物种,甚至还有更多的物种没有被发现,所以不清楚是正常的。罩在铁笼外的黑布留有一块缝隙,她试图向外看,但只看见一道白光。
  身体无法伸展的感觉让她越来越焦躁,但是身为一个战士她还是忍受着这股难受。
  “咪?(有人吗?)”
  娇柔的一声叫声传入耳中,尼亚挑眉转眼望向发出声音的方向,但是被笼子上的黑布挡住目光——对方的叫声听上去就是一声小的不能再小的猫叫,可是她却听懂了。
  “咪咕!”颤巍巍地对方又喊了一声。
  尼亚听的出来这个小家伙显然是快被吓破胆了呢,不过也是,谁突然的发现自己被关在笼子里都不会像她这么淡定的吧?
  思绪放空,努力的将飘散的气集中在一起,可是饥饿的乏力感让她有点力不从心,集中到一起的气又很快的散掉了。
  尼亚很快的就放弃了这样的无用功,她将自己的身体机能降至最低,这是赛亚人为了适应长期的征战练就的最基本的本能反应,只不过有个不太严重的后果——危机一过,身体机能恢复就必须大肆进食的补充能量。笼子外面有时会有奇怪的叽咕声响起在不远处,又很快消失,恢复一片深海般的沉寂。尼亚在这安静中不知度过了多久,那个猫咪一样的声音也曾持续的叫了好久才渐渐声音沙哑的停歇下来。
  她好饿。
  也许是半日,也许过了好几天。当尼亚饿得浑身轻飘飘的时候,笼子忽然剧烈地摇晃了起来,一阵巨响,尼亚抱着头随着笼子重重地砸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颠得她头昏眼花,半天才从晕眩中恢复。
  要是平时就这样一点颠簸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偏偏她现在浑身没劲根本没法保护自己,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笼子被砸开了!
  掀开黑布,她冷静的试探一下外部环境才钻出了笼子。
  外面是一片银灰。
  除了天空玻璃一样的蓝色,地面上铺满了银灰色。光滑如同瓷砖的地面上遍布着楼房一样的建筑,可是说是建筑也不像,尼亚从未见过没有门没有窗的楼房,也许这是宇宙中的一个奇特星球?这些建筑光滑得简直连一丝裂缝都没有,或高或低,蔓延到远处。
  尼亚还有点头晕,在原地站定周围陌生的气味告诉她这里并不安全。虽然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但是这不难让她判断出这个地方不是一个可以长久呆着的地方。小心的防止过大的动作有影响到发晕的脑袋,她转过头看到一个白色的飞船,显然她就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可惜,这个飞船不是她那个老式的圆球型飞船。
  这时和她一起摔下飞船的几个笼子里也跑出来几只东西,看它们灵活的样子也许是几只动物?
  这些小东西很快的溜走了,独留下一只小可怜茫然若失的保持从笼子里连滚带爬的钻出来的样子呆在那里。
  哦,居然是一个omega,尼亚仔细的嗅着空气中的味道,也就不奇怪了,一个omega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崩溃已经很不错了。皱了一下眉,按道理来说omega都会被 alpha保护的很好才对啊,包括正在受到伤害的贝吉塔星球上那些少的可怜的omega也都在alpha的保护下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啊!
  尼亚紧紧攥着拳头不知道该不该上前,身为一个alpha,虽然是女性alpha,她本能的不想让弱小的omega在这样环境下落单,但是看到对方光裸的身体她又犹豫了,因为她自己也就比对方好一点的披了一块布,里面也是真空的!
  “……”这时候对方趴在地上,喃喃地说了些什么,尼亚因为走神完全没有听到,接着就看到对方像是被针扎到一样,跳起来跑离了飞船。尼亚看着她无头苍蝇般乱跑了好一会,周围落入眼中的依旧是高低起伏的银灰建筑,因为地面太滑,前面的omega还摔了好几跤。尼亚都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跟着这个omega原地打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在这个omega的后面,只是在意识到这样乱跑下去她会累死自己的时候前面的omega终于也停了下来。
  她看到前面的omega一屁股坐在地上而且还将自己的尾巴坐到了屁股下面,赛亚人从来就不会犯这样的错误,没有进过锻炼的尾巴这样一坐绝对会让一个赛亚人乏力好久,所以每一个弱小的赛亚人都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尾巴。不过尼亚看到前面的omega黑色的脑袋上三角形的猫耳也就释然了——不同星球的人也许有些不同的习惯呢?
  她抬头,一个圆圆的星体挂在半空,在一片剔透蓝色中散发着幽幽的亮光。这显然不是月亮,因为尼亚完全没有接收到能量,摸了摸肚子,看来是真的要寻找一下食物了,不然照这样虚弱下去她很快的就会失去理智的!
  一天之后,她再一次找到一起掉下飞船的omega,小心的不让她发现自己,靠着一幢建筑她轻声喘息着,她已经虚弱到动都不想动了,虽然和她想的一样,离开了那个奇怪的笼子之后她的力量就开始恢复了,只是身体却好像还是有点不对劲,她现在除了之外根本没法使用气弹,所有气弹只要一离开她的身体就会直接气化消散!在这一天的时间里,她飞过了大片地方,可是就是找不到任何活物,就连之前逃散开的其他活物也都不见了!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些奇怪的钢铁建筑,所以饿的发晕的她鬼使神差的用最后的气循着这个omega的气味又回到了她的身边——至少在最后她没有一个人不是么? 。
  不过事情显然不是和她想的那样的,空中传来的气味相当的有浸入感,尼亚的瞳孔微缩——是个alpha!
  这真是糟糕透了!
  尼亚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可是她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可以站起来去面对这个将要不期而遇的alpha,她就是直接面对弗利沙的时候都没有这样无计可施过!
  alpha已经进入了尼亚的视线范围内,可是偏偏她视线模糊的完全看不清对方,就在这时候前面的omega居然跌跌撞撞的上前抱住了这个alpha的小腿!哦,任何一个alpha都不会拒绝一个omega的求助的!尼亚一下子进入了黑暗中……
  ~
  芬布斯困惑的看着抱着自己小腿的小东西, 一个小小的生物蜷曲在脚边,黑色毛发充满光泽,柔顺地披在它光裸的身上,四肢纤细,皮肤白嫩,体貌乍一看与人有几分相似,但它头顶毛茸茸的大耳朵,和长长的尾巴,都揭示了它低等生物的身份。
  他表示好像见过好几次这种类人型的宠物,似乎比较稀有,都是被贵族养在家中。为了完成任务他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有点低血糖的他此时此刻可没有心情逗弄路上的野生小鲁喵……
  小鲁喵?!
  “哦!天啊!居然是小鲁喵!”他一下子来了精神,一把将明显没什么力气的小家伙捞进怀里,他熟练的将它翻了个身拍了拍背,看到它干呕一下顿时怜惜的说道:“可怜可怜,居然饿成这样,走吧,我也饿得慌,去我家玩吧。唔,我还顺便能看看你是谁家掉的。”嘴里面这样说着他接着向前走着,然后他看到了昏迷过去的尼亚,芬布斯瞪大眼睛夸张的叫道:“又是一只小鲁喵?!”不过当他看到尼亚的样子时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啊,这是什么品种?”尼亚的外貌比之前被芬布斯认出来是‘小鲁喵’的生物更加和人类相似,只是她没有小鲁喵的猫耳朵,她的耳朵和人类的一样,他同样的将尼亚抱起来加快脚步向前走去:“两个小家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要不是我的车子坏了我也不会步行回家,我要是不步行回家你们两个肯定死定了!”
  芬布斯一回到家就被大大小小的宠物围上了,它们有的是类人型有的是动物的形态。
  “好了,好了,大家冷静一下,今天有新伙伴来了。”芬布斯这样说道。
  话音刚落所有宠物一下子退开将芬布斯围成一个圈,大家安静的瞪着他。
  芬布斯有点虚心的说道:“大家不要这样么,你们能够好好相处的。”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我保证这是真的最后一次;哦,我只是看它太可怜了,所以就带回来了;它受伤了,我们收留它吧;它的主人不要它了,我不能让它流浪啊——主人还记得你说的么?”一只长着翅膀的男孩子站在沙发上平静的说道。
  芬布斯小心的绕开众宠物将手上的两个小家伙放到沙发上,他笑眯眯的说道:“说过的话当然记得啊,可是偏偏就是有这样多的突发状况啊!”他到厨房里拌了哈哈酱用小勺子喂给软手软脚的小鲁喵,虽然这个小家伙对于这一屋子的宠物有点拘束,但是它还是很快的将一碗哈哈酱吃了下去,要不是怕小鲁喵饿久了不好吃太多没有继续喂食,估计它还能再吃好多!
  喂饱了小鲁喵,芬布斯看着昏迷不醒的尼亚有点头痛——是不是应该将它带去宠物医院?可是现在是宠物医院休息的时候,虽然可以跑远一点,但是他的悬浮车偏偏坏掉了_(:3」∠❀)_
  叹了一口气,芬布斯进房间翻着起来记得之前有过葡萄糖放在卧室中的,还是之前为绒兔兔准备的。
  小心的打开注射器,轻轻的扎在这名暂时还不清楚品种的小家伙的胳膊上,哦,她可真是瘦啊。比小鲁喵还要小个……还没有想完就发现自己的视线掉了个头!等到他重重的摔在地上了才在疼痛的提醒下得知自己被甩出去了!
  这怎么可能!!
  他可是A级的身体S级的精神力!!
  芬布斯迅速站起来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撞进了一双漆黑的双眼里!
  淡漠,还有一丝高傲的不满。
  好像一只甜心猫!
  被戳中萌点的芬布斯顿时偏题了,他问道:“小东西,是我弄疼你了么?哦,真是抱歉啊。你现在感觉如何?饿么?对了,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吗?巴克,你说它懂么?”他拉住长着翅膀的男孩子说道:“你会翻译的吧?你看它有反应么?它说什么?”
  “傻逼~”长翅膀的男孩巴克冷淡的说道。
  “嘿!巴克!你不能这样对我!”芬布斯抱住它的手臂说道:“它还非常虚弱!它需要我们!”
  “是啊,它虚弱的能一只手将你掀开~”巴克说道。
  芬布斯一下僵住,机械的转头望向正在查看装着葡萄糖的注射器的尼亚——哦哦哦!原来那不是我的错觉(ಥ_ಥ)
  ~
  尼亚在昏迷种感觉到一丝不自然的疼痛,那明显不是因为饥饿的疼痛感让她下意识的掀翻了给予自己疼痛的家伙,本想下意识的追加一记萤光弹的她,却发现自己的力量都收缩到手腕上的花纹里,并不像之前那样气化在空气里!
  不过现在身体机能没有恢复,气不能随意使用更是雪上加霜!
  尼亚看都懒得去看那个被自己甩出去的alpha,一定是自己之前饿昏了头居然会觉得这家伙是个厉害的人物,现在看来也就一般般啊。
  捏了捏放在面前的几个透明袋子,她看到这东西的尾端有着一个针头——尼亚可以断定之前感觉到的疼痛就是这个带来的!
  看了一眼正抱着一个长着翅膀的奇怪家伙说着话的alpha,尼亚微微放下戒备,将几包东西抱起,轻松的咬开大口的喝了起来!
  “g*:#@!#::;(&%#!!!(゚Д゚)ノ”芬布斯大声的叫嚷起来,但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的尼亚充耳不闻快速的将手上不知名的食物解决掉,然后死死地盯着那个长着翅膀的奇怪家伙看,那饿狼般如有实质的目光将巴克看的毛骨悚然,它面无表情却是真的惊慌失措的飞起落到自己的窝里才算好一点。
  芬布斯皱着眉接过凯凯兽递过来的哈哈酱,试探的将碗放到盯紧了自己一举一动的未知生物面前,见它没有过激的举动,变大着胆子推了推碗说道:“先吃一点吧,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不过看你的样子也是一个未成年幼兽吧?你一定会喜欢的,所有幼兽都喜欢哈哈酱。”
  尼亚看着说个没完的男人,心理觉得麻烦,但是又有点放松下来了——面前的alpha虽然带着具有侵略性的信息素让尼亚浑身难受,但是从他的语气和神态来看他对她没有多大的敌意,所以尼亚接过了他递过来的碗。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饿了,尼亚觉得这碗糊糊居然特别好吃!以至于让她期待的望向芬布斯。
  浑身刺毛的小野猫发出的求喂养的软萌信号怎么可能不会接收到?芬布斯二话不说的双手再次捧上哈哈酱!
  “咪……咪咕喵~”我还能回到地球么?
  再次喝掉一碗糊糊尼亚听到一旁小鲁喵的轻喃决定暂停进食,所以她放下碗将自己缩成一团表示自己要休息了。
  芬布斯并没有对尼亚的淡漠表示遗憾,每个小可爱都有它们各自不同的性格,像尼亚这样的还算好的,芬布斯表示之前他救助的蒙蒙兽才真的是要了亲命啊!
  芬布斯在解决了家里其他成员的伙食问题之后就开始处理自身问题了,洗过澡,吃过东西,芬布斯开始总结这一天下来做的任务。
  另一边尼亚看着依旧光着身子的Omega将秀气但不失英气的眉头皱起,盯着她的后颈肉看了一会儿,猛地起身将不远处的肥猪身上的衣服拔下丢给了她,然后又坐回原地,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被拔了衣服的肥猪却好像没有感觉一般接着走自己的路,尼亚用余光看着那个Omega红着脸将明显不合身的衣服穿起来。看到这件衣服如愿的将这个Omega的后颈掩住,这样好多了,尼亚满意的晃了晃比所有赛亚人都要长的尾巴,那么……
  她站起身将目光放到传来一阵阵香味的地方——醒来的时候她就退出了强制降低机能的状态——她现在饿得能吃下一头大象!
  

 

新人新作…………主美队_(:3」∠❀)_我会努力不写崩…… 菲尔.科尔森(Phil Coulson)很忧伤,他觉得自己的发际线又向后移动了一点…… 他转头望向那地面连接到天花板的巨大仪器,它有着先进的生物科技,这个东西有一个房间大的空间里面装满了海水,为了就是里面唯一的生物可以存活——人鱼。 人鱼,是的,这里面装着一条人鱼。 是一条美丽的女性人鱼。 它,她……哦,他都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个家伙了——姑且先称作它吧。它有着和神话传说里一样的外形,人身鱼尾。

          
  青蓝色的发丝,轻轻闭着的眼睛,仿佛青花瓷一般温润青色的尾巴,鳞片细腻,尾鳍宽大,层层叠叠如鲛纱一样逶迤在身后,就算是这样随着流动的海水浮动的姿势也是漂亮到不可思议。

          科尔森和其他工作人员都看到了,那条人鱼美得要命的尾巴已经被撕扯开,而罪魁祸首就是他们神盾局的快艇!

拇指的长睫毛!

剪了嘴巴